印藝文創|專訪插畫師Pen So:以黑白筆觸揉入想像

Posted by gaa_admin 文字: 匿名 圖片: 匿名 2020/08/26 0 Comment(s) 新聞動態,

在《日本沉沒2020》動畫劇集中,繁華喧鬧的城市,頃刻間,被突如其來的地震所摧毀。高樓大廈塌陷、東京鐵搭斷掉、道路的裂開,熊熊的大火吞噬人們的家園,宛如世界末日。你有沒有想過,倘若香港遭逢這大地震災難,一切的景象會是如何?今期,月刊邀請到香港漫畫家、插畫師蘇頌文(Pen So)訴說著黑白線條的故事,談及如何描繪出腦海裡的《香港災難》,還有建構出遊走於幻想與現實的《禁靈書》,呈現出Pen So的黑白世界。

文.卓詠欣 / 圖.受訪者、卓詠欣

重拾筆桿 走進黑白間
大家有沒有曾試過將盤踞在你腦海中的畫面躍然紙上?香港漫畫家、插畫師蘇頌文(Pen So)就以繪畫寄意,摒棄七彩斑斕的色彩,以黑白層次感堆疊出現實與想像的香港。Pen自小著迷於繪畫,早年曾與多位朋友合夥開設設計的公司,然而日復一日的工作讓他感到倦怠;在被疲憊抽空之際,他加入了漫畫班的課程,再次拿起筆桿,點燃黑白的繪畫世界,「當時,馬榮成和李志清在動漫基地舉辦了四節的『漫畫大師班』課程。上課後,驚覺每一個人學員的遭遇與自己相似;大家也是工作多年,業餘喜歡繪畫,可惜沒有途徑發表作品。於是,我們就自資製成一本漫畫大師班的作品集。」這數十頁的漫畫格子流竄著他們對繪畫的熱血,更是Pen出版個人繪本前的第一個作品。常言道,有麝自然香,其後多間出版社陸續找上Pen,2016年出版個人繪本《香港災難》、2017年與作者余兒合作出刊《九龍城寨:浪漫大逃亡》場景故事畫集、2019年更出版懸疑書籍《禁靈書》等等,黑白線條進駐讀者的視野和腦海。

佇立在城市的頹垣敗瓦之中
有人會說香港乃為一片福地,佇立在城中,我們沒有經歷過地震海嘯之災;沒有人能預料未來會發生的事情,有時候現實比電影更荒誕不經,或許他朝一日,災難日子就在我們眼前。Pen So在2016年以筆記本的形式創作出《香港災難》,一筆一劃呈現出香港淪陷的景象。「還記得,日本有一本插畫集名為《東京幻想》,它是以廢墟為題。許多人會認為香港是一個福地,沒有什麼天災地震海啸,更甚少這類別的作品,於是就嘗試繪畫出香港廢墟的景色。」他翻開手上《香港災難》為我們講解著。《香港災難》並非單向的繪本,Pen隨後從書頁中抽出「要支持下去」的紙條說:「當有第一本實體書後,就會開始思考如何把繪本變得人性化,讓讀者更為投入,於是加上信件、便利貼、卡、新聞,繼而推進這些故事。」正因這些各種各樣的附加素材,穿針引線撮合著情節,讓讀者宛如身處在災難場景。「我是阿蘇,是一名畫家。如果你撿到這本寫生簿,可能代表我已經在這場大災難中死亡。請你保留它。如果將來有機會,請你幫我發表這本寫生簿。它記錄了我親眼見到的香港災難日子。」他以親手撰寫的筆跡開啟著這繪本故事,從中還有與聾啞人士溝通的手寫對話,讀者的角色就像偶然拾起了一本筆記,窺視著畫家的眼見所聞。

揭開繪本,眼看黑白筆觸描繪著彌敦道路牌的傾斜、小巴街道被被暴雨淹沒、高樓大廈的倒下,這既是一本訴說災難的繪本,更是發人深省的故事。「我希望每一個故事也有一個概念,可以帶到信息給予別人。在香港、台灣、東京等亞洲發達城市中,香港的環保意識是最低的;尤其印象深刻是,家附近的環保分類箱的環保工作多在於形式。於是,我透過構思故事:如果這個環境有人性,我們這樣破壞環境時候,自然可能會以天災來向我們報復。」他的繪本作品延伸著環境保護的議題;無疑,近年的山火、地震、全球暖化、甚至現在疫情下,同樣地讓人類自詰究竟災難為何會發生。

「拆開書套後,讀者可以進入了一個異想空間」
黑白是極致對比的顏色,被問到為何作品多以黑白為主,Pen坦言,情有獨鍾於「黑白」,黑白能演繹出明暗分明。他的作品沒有喧鬧濃郁的色彩,角色故事也非什麼偉人降臨,「我喜歡創作小故事和小人物,主角並非救世主、社會中的英雄;但我只是一位災難的畫家、天災裡面居住在木屋區的父女。這些小人物往往吸引之處為富真實感,讀者容易產生共鳴。」正如隨後他為我們介紹的懸疑書——《禁靈書》。書籍封面為一位女孩站立於奔腾不斷的海浪中,內有全長3米長拉頁,隨書附送信件和護身符等等,讀者以第一身接觸受詛咒的書籍。

「我認為這是一個遊戲,需要大家不斷解謎。裡面有從前的新聞、卡片、虛構的Facebook等等,這些希望增強與讀者的互動。另外,這是模仿70年代的書籍,書中主角Andy得到這本書後,發現了一些靈異事件。我希望拆開書套後,讀者可以進入了一個異想空間。」《禁靈書》內附滿滿的配件和素材,加工工序繁瑣,「由於這本《禁靈書》的配件、製作等概念難以讓別人明白,所以大部分加工工作由自己負責。我希望讀者可以利用書籍紙張和效果,更投入故事,這些都是有別於虛擬網絡世界。」繪本內掩藏了詭譎的秘密,待讀者一一擊破這些迷思。縱然現今數碼科技先進,電子書本紛紛面世,可是對於Pen來說,實體書的紙張、重量、排版、封面、物料等等有著無法取替的地位,感受都是難以言喻的。

深刻藏匿於平凡中
Pen的畫作筆觸細膩,大膽的留白,黑白兩色之間蘊涵著錯落有致的光影,對他而言,究竟什麼才是一件好的作品。他就露出微笑說道:「簡單來說,如果我的插圖能帶動到讀者,有共鳴感,而他們又接收到我傳遞的信息,這是一個好的插圖。」他的繪畫勾勒出大城市中的不同角落,有九龍城寨的街景、鬧市的電車、懷舊冰室等等本土情懷的事物靈感汲取於日常生活之中,「我是一個好奇心強的人,喜歡舊事物、留意身邊的事物,偶然遇到一些事情,我便會記入腦海中再反思。」有時候,深刻就是藏匿於淺顯裡,從小處著眼。Pen從小的興趣愛好畫勾勒出大城市中的不同角落,有九龍城寨的街景、鬧市的電車、懷舊冰室等等本土情懷的事物靈感汲取於日常生活之中,「我是一個好奇心強的人,喜歡舊事物、留意身邊的事物,偶然遇到一些事情,我便會記入腦海中再反思。」有時候,深刻就是藏匿於淺顯裡,從小處著眼。Pen從小的興趣愛好是繪畫,「插畫」帶給 他不同的視野,將興趣化成事業,是一件無與倫比的事情。